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http://www.shop700.com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时间更新《希望与图腾》最新章节。

幽冥鬼物扑身,那恶臭满含獠牙的嘴啃在白墨身上,撕裂血肉,咬碎骨骼,对于这些幽冥鬼物而言,从天而降的白墨显然是上天赐予的美餐。

正文343.因为变身所以强大

白墨就这样很正常而又没意外的断气了。

而此时,莫煌依旧悠然而淡定的解说终于去到了最后:

“根据同一时空线内只能有一个自己的最高时空法则来说,就是一句话,想要让未来的自己出现,就让现在的自己死去吧……”

血肉纷飞,尽数化作幽冥鬼物口中的腹中食,血水流了一地,最后又被贪婪的幽冥鬼物们舔食一空,白墨的手无力的摊在地上,任由幽冥鬼物啃噬,却在这一刻,手指微微抖动了一瞬。

这一刹那发生之后,瞬间异变诞生,围着白墨啃噬的幽冥鬼物们如遇见了什么绝世凶物一般,哪怕是对生人血肉的渴望也无法压倒他们恐惧的本能,想要逃窜,却身体陡然静止,最后渐渐枯萎,化作化作飞灰而去,驱动尸体活动的死气尽数被吸蚀一空。

死气化作气流,尽数往白墨身上灌去,无形的侵蚀力量蔓延无边,凡是被这侵蚀力量笼罩的幽冥鬼物尽数化为飞灰而去,化作滂湃的死气汇集而去,那太炼幽帝为了顺利掀起幽冥大潮,完全是不计成本的朝神武界倾斜力量,幽冥死气泛滥姑且不用说,那幽冥鬼物也是摩肩擦踵,密度极大,白墨落于幽冥鬼物的中心区,眨眨眼间,便有成百上千的鬼物被这侵蚀力量吸蚀一空。

白墨被这万千幽冥鬼物一身死气所化的滂湃黑暗之息所笼罩,残躯泱泱升起,浮立于空,然后在伤口上浮现肉芽,开始断肢重愈,而后身上的力量波动一浪接一浪的提升,完全无视逻辑的突飞猛进。

瞬间突破至四品,筋骨蠕动,不住异化生长,变得更为强健而有力,无数漆黑的纹路在体表上蔓延,构筑成一幅威严与黑暗同存的邪祟战纹,上面隐隐有紫光流转,显然并非用于观赏所用。

骤然睁开眼眸,眸子猩红如血,而最深的瞳孔却是最为妖异的黑,如深渊一般深邃。

“是谁!是谁胆敢扰乱神武魔门七大圣的原罪大圣,地狱九君主之一的色/欲魔神,永夜色/欲天主宰白墨的命运之线,让我出现在这个不应该出现的时间点!”

话语出口,隐隐形成复杂难辨的复合音,如成百上千的声音合奏一般,带着宏大而不可思议的威严,这是跨越了遥远时光而来,属于神魔的威严宣告。

“哦呵,方才窥探解析太幽衔尾蛇的逆天神通的时候就隐隐有所察觉,稍微试一下果然有效,这小子的未来果然是我的手下呢,还是以魔种为根基的那种,魔门七大圣,地狱九君主,看来我日后的计划也许会进行的非常顺利呢,命运和时空果然是这个世界最为有趣的玩意。”

莫煌带着淡淡的笑意,隔着数十里之遥凝视着这个估计是自己未来的手下的家伙,无论未来的白墨实力到底如何,但眼下这由未来凭空而来的白墨,气魄和威严都有三分看头,作为自家的手下没有丢脸。

不过这份喜悦的心情也仅止于此了,时空是这个宇宙最上位的根源法则,有着不可违逆的界限,真正同一时间线内的时空倒流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,眼前这个白墨与其说是从未来而来,还不如说是从平行时空而来,由另外一条时空线穿越而来,说不定在那个时空线中,白墨其实是奥巴牛的手下来也说不定?

时空长河有无数多的可能性,莫煌压根就懒得去猜测,也无心去细细探究,他之所以为之欣喜,最主要的是他从太幽衔尾蛇这个逆天手段中到了不少东西,如果推演一番,说不定可以将自家究极时空异能更进一步,这便是最大的收获。

当然,莫煌还期待着其他的收获,这个未来白墨一身力量都是以魔种为根基的,莫煌想看看这个未来来的白墨能在这方面带给自己什么样的惊喜。

白墨微闭双眸,似在探寻之的记忆,寻思这一切的因果,但片刻之后忍不住打个了颤抖,睁开眼眸苦笑自语着:“居然天威圣者和至高天魔主弄的手脚,这下子麻烦了,也罢,都是得罪不起的猛人,只盼这一回我的命运能走的好一点吧。”

白墨在那里静静摆姿势炫威严,他自己倒是觉得没什么,但周遭的幽冥鬼物便不干了,在背后更强的鬼物催促之下,蜂拥而至。

白墨妖异的红眸黑瞳扫过这些蜂拥而至的幽冥鬼物,而后淡淡扫过这一方天地,用最威严最宏大,甚至可以比喻为神圣的声音说道:

“卧槽,那么多幽冥鬼物,还有三尊人间帝王级的幽冥鬼和一个死冥法则主导的位面,老子要发财了,这一次绝逼要发财了,感谢至高永恒天魔主的厚赐,我终于有机会冲刺56级冒险者了,也终于有钱买个主位面来混个至高神的位置来退休了,终于可以和见鬼的地狱说再见了,哇哈哈。”

看着这未来白墨垂涎三尺,活似眼下的地球人看见一张中了一个亿的彩票一样的表情,然后听着他宛如范进中举般的咆哮呢喃,莫煌肯定了两件事,这个未来白墨的所处的时空线估计和自己这一条靠的比较近,自己插手的痕迹真深,第二件便是日后自己的大业应该进行的颇为成功,估计幽冥鬼物这一物种在那个时空线中都快沦为珍稀保育动物了。

众多幽冥鬼物来袭,白墨放声狂笑,里面洋溢着狂喜,宛如看见无数金元宝长着脚向自己跑来一般。

“来吧,都来到我的碗里吧,宝贝们,我想死你们了,唔,这么多的幽冥鬼物,看来我需要临时提升一下天魔功的修为才能更好的捕抓。”

身躯一震,原本根植在体内的魔种骤然跃出,白墨运转法决,以未来的武智慧进行强制推演,天魔功的层次飞速狂飙,顷刻间就已经越出了莫煌眼下所创出的天魔功十八层的境界,朝着一个匪夷所思的境界飞驰而去。

最终天魔功定格为三十层,魔种化作一圈魔光袅绕在白墨背后,散发着强横的吞吐吸蚀异力,等闲幽冥鬼物甚至连靠近都无法做到就被吸蚀一空。

白墨摊开手,无数被吸蚀而来的死冥之气汇聚在掌心,化作一颗颗精纯的一元神武血丹,只见白墨微微摇头,似看不起这些神武血丹一般,双手一合,无数血丹融为一体,摊开双手之时,无数神武血丹相融,化作

一颗璀璨晶莹,散发着浩瀚生机的丹药,仅仅是余香都让周遭被幽冥死气侵蚀的植物重新焕发生机。

白墨一口吞下,天魔功的修为再做突破,而后背后魔种所化的魔光圈异变连连,扩大十倍,而后变为九轮,重重叠叠之下,无数魔辉闪耀,将白墨衬托的犹如魔神降世一般威严。

天魔功的修为再做突破之后,白墨凶威更盛,无数念力之触从背后魔光轮中爆射而出,只要是幽冥鬼物就无法抵挡这天生克制的魔光力量,被吸为飞灰。

吸蚀万鬼之力为根基,白墨连连推动天魔功的修为,好更好的捕获吸蚀幽冥鬼物。

“啧啧,一元神武血丹的更上一级丹药的融合法门,成熟版的天魔功六十六层的法门已经到手了,最少节省了天魔功十数年的发展时间,果然预知未来才是最强神技,这边都还在构思,那边就直接送完美版过来了,不过按照我的构思来说,天魔功这一道应该不止这么点威能才对啊,你还能让我继续惊喜吗。”

莫煌期待着,白墨也丝毫没辜负,只见他似乎将天魔功修为提升到极限之后,便另转其他魔种法门,黑光圈连连闪动,伴随着念力之触肆虐四方,无数幽冥鬼物被其抓捕,却没有像是之前一般吸蚀,而是硬生生聚拢在一起,无数魔光闪耀,将这些幽冥鬼物灼烧到融化,化作一团古怪的血肉团。

白墨神色凝重的推动着这个血肉团,还不停的抓捕幽冥鬼物投入其中,到了最后,魔光幻化无数符箓和魔法序列投入其中,白墨暴喝一声:“至高天魔主在上,弟子恭请天魔圣种第七法,煌庭幽冥战车,现临。”

而后血肉团骤然爆裂,一辆血肉为体,白骨为基,通体散发着无穷邪祟威严的战车出现在原地。

白墨骑乘了上去,喧嚣魔火袅绕燃烧,开始蔓延在战车表面,而后这战车便在白墨的加持下横冲直撞起来,魔火幻化出无数刀枪剑戟之影,来回击杀幽冥鬼物,捕获幽冥鬼物之体融入,然汇集死气之力,让战车的形态不住变化,愈发庞大,魔威也愈发强横恐怖。

看见自己自创的幽冥座驾祭炼法成为那所谓的魔种第七法,莫煌倒不是很意外,因为他本来就已经盘算着加入其中,如那祭炼神武血丹的法门一样成为魔种的一部分。

驾驭着幽冥座驾横冲直撞,白墨手底下无一合之将,一切幽冥鬼物都只是他提升的饵食,未来版的白墨战斗智慧和手段都无可挑剔,强横无匹,幽冥鬼物割草一般倒了一批又一批,煌庭幽冥战车吸蚀了数千幽冥鬼物之骸体之后,撇除威能提升之外,体型也不住膨胀,没多久就形成了一座二十多米的血肉战堡,但却因此招惹了更多的幽冥鬼物攻来。

白墨冷冷嗤笑:“煌庭幽冥战车最擅群战,来多少死多少。”

待到煌庭幽冥战车吸蚀到的力量积蓄到一定程度之时,白墨法决连捻,无数符箓随生随灭游走无间,覆盖在整个战车上,原本在大地之上游走的煌庭幽冥战车陡然飞腾而去,速度提升了不止十倍,而后白墨连连祭炼,煌庭幽冥战车上陡然竖起了几座白骨之塔,猩红血肉覆盖其上,而后被魔气反复冲刷,化作如晶石般的造型。

“蚀灵魔光炮,给我轰死这群战五渣。”

这几座白骨塔竖起来之后,顶端闪烁氤氲晦暗魔气,闪烁凝聚,化作一颗磨石大小的光团轰下去,一轰落大地,绽放为十数米的能量爆炸,如光环般一瞬而过,但那个地方聚集的幽冥鬼物便已经死的七七八八了,而一身死气便化作能量被煌庭幽冥战车吸摄,化作炮击的能源。

白墨连施手段,硬生生在煌庭幽冥战车上祭炼起二十座蚀灵魔光炮,这些蚀灵魔光炮一秒一发,宛如无数飞火流星**大地,无情的清扫着视线中的幽冥鬼物。

白墨以通天手段肆虐战场,早有先天级的幽冥鬼物盯上了他,眼下便有一只飞身而来,长啸一声,冥气汇聚爪上,幻化无穷爪影落下,白墨神色淡定,轻描淡写的一弹手指,二十座蚀灵魔光炮集火而去,硬拼一击后退的反而是那先天级幽冥鬼物。

但也只是受了些小伤而已,被一个先天都不到的小家后以诡异手段伤到了,这先天级的幽冥鬼物觉得脸皮挂不住,奋起冥气酝酿强横杀招。

白墨的视线淡淡凝视,却仿佛早已经透视过去,区区一只普通的先天冥尸,不足以让他放在眼里。

“玄天诛冥箭,给我打掉这一只不知所谓的小僵尸。”随着白墨的号令,在煌庭幽冥战车不引人注意的一个角落,一个弩弓般的箭塔悄然升起,如暴起的刺客一般亮起自己的獠牙,仅仅是一件血肉集聚的战具,却带来了铺天盖地的喧嚣杀气,一道无形之箭飙射而出,却寂静无形,因为这一箭并没有射在现实中,而是落于空间缝隙。

在这一箭射出之后,这先天级的冥尸呆滞原地,两秒之后,一只白骨箭从他背后透射而出。

晋升先天级之后,原本就难以被杀死的幽冥鬼物种种邪祟自愈力便愈发强横,但眼下受了这玄天诛冥箭一击,胸口人头大的破洞不见愈合,转而从伤口处不住泛白,直至蔓延全身,四秒之后,这先天级的冥尸便化作飞灰四散而去。

诛杀这个冥尸之后,白墨猛然一招手,暴喝一声:“魔种第八法,都天神煞大阵,祝融战魂,凝。”

笼罩在白墨背后的九重魔光轮绽放光辉,散发强猛吸蚀之力将那先天冥尸崩散的冥气和灵魂尽数吸纳,经过无穷转换之后,一个身材昂扬的蛮荒巨汉之虚影出现在白墨身侧,红发红眸,脚踏一双烈焰红龙,双手操弄两条毒火魔蛇,耳朵上还佩戴着青蛇耳饰。

这祖巫之影一经诞生,虽然面目模糊,体型虚幻,但却泛着真实不虚的洪荒煞气,苍凉古朴,浩瀚肃穆,刹那间整个战场的温度升高了一两度。

白墨将煌庭幽冥战车的魔气加持到祝融战魂身上,后者面目陡然清晰了许多,自主跨入战场,和诸多幽冥鬼物厮杀起来,不断吸纳幽冥死气,鬼物之魂来补全自己,威能绝不逊色于普通的先天强者之下。

第一时间更新《希望与图腾》最新章节。

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+

温暖寒冷的你

雨恋天空

津门迷案

菜贩阿九

桂花香时尽秋意

紫嫣霞浦

都市炼丹神医

陈匿

上门佳婿

笔尖的手术刀

辣手凰后

天舞野望
用户评论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