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http://www.shop700.com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时间更新《我爹是吸血鬼》最新章节。

唯一的原因只有一个,原本默默无闻连国都称不上的青松城,突然崛起一位绝世强者,以强绝手腕与无边魄力,何连纵横吞并了周遭十数小国,兵锋所指无可抵挡,压的整个英恒山脉诸国都有喘不过气来的感觉,甚至有英恒山脉即将迎来有史以来第一次一统的风声流传在外,信者甚广。

古蛇女王白素贞,传闻着她有着天下无双的美貌,任你如此英雄了得,也难逃那无双芳华,无数自命不凡的强者在亲眼看见她一眼之后,便心甘情愿拜在其石榴裙下任其驱使,传闻中她拥有无敌的力量,出道以来纵横无敌,手下无一合之将,传言中她拥有经天纬地之才,在她的统治下,国泰民安夜不拾遗,传说她拥有呼风唤雨的神通,只要她一个念头便可让天地风调雨顺,传闻中……

一系列传闻下来,纵然以莫煌的定力也觉得有些发楞,光听这些传闻,莫煌差点以为是神武界天道意识亲身降临,化而为人,以无所不能的权能神威救赎众生了。

而莫煌的印象中,美貌和力量都还算符合,但其他堪称无稽,白素贞出身蛮荒的荒木界,压根没有受过文明的熏陶,纵然修炼至人间帝王之境,天生智慧卓绝,但也改不了她蛮荒土包子的本质,以经天纬地之才治理臣民!?这真可不好笑。

而呼风唤雨等等一系列那更是笑话,白素贞连支配天地灵气承托自己飞起都办不到。

但看着袁晨天夫妻两言之凿凿,甚至可以绘声绘色列举出诸多一听就觉得不太靠谱的“事例”来,然后两人都是一副深信无比的摸样,莫煌顿时陷入了深深的沉默中,再一次感受到神武界八卦谣言失实之猛,但深想也不觉得奇怪了,当初莫煌在玉门关从广寒仙子手下逃生之后,被谣传为身高八尺,腰围八尺的正方形猛男,就连那般谣言居然都有人信。

莫煌甚至相信,如果不是白素贞的美貌是传言中的一大特点的话,只怕已经被谣传成身高三十六尺,腰围三十六尺,眼中可喷射雷光,口中可喷吐火焰与寒冰,吐口口水都可以腐蚀大地的非人怪物了。

但莫煌随之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神武界八卦谣传之风的变态,因为悠月颖突然悄声和自己说,据说白素贞之所以会如此威猛,皆因她拥有上古神兽的血脉,一旦返祖变化之后,立马就可以变成一只身高三十六尺,腰围三十六尺,眼中可喷射雷光,口中可喷吐火焰与寒冰,吐口口水都可以腐蚀大地的超级神兽。

听完诸多不靠谱的传闻之后,莫煌对于白素贞如何掀起如此波澜反倒愈发迷糊,但片刻之后就不去追究,白素贞就算再土包子,真身也是一只拥有人间帝王之境的超级大怪兽,就算被7

1000

95e武界元气天锁封锁了上限,但人间巅峰的实力也足够她纵横的了,眼下声势还算她有所顾忌的了。

大庆国处于英恒山脉诸国的最边陲,也是最为接近通往荒木界时空通道之地,在后世也是因为这一点大庆国才有了真正崛起的资本,但眼下这个时刻,大庆国还是一个一文不值的边陲荒凉小国,就连一国之都是处处破烂,从那长满苔藓和因为年久失修到处崩塌的城墙就可见一斑。

就连城墙这等护国壁障都落到如此境地,城里的状况可想而知了,繁华和建设情况甚至不如地球华夏的一个偏僻乡镇。

如果非要加上一个褒义词来形容的话,那就只有古色古香这一说了。

莫煌并没有进城,而是让袁晨天夫妻进去通报,然后就静静站在城门口,背后陡然涌起无边魔焰,汇集成一尊无比凶戾的魔神,不停做咆哮嘶吼状。

袁晨天夫妻回头一看,只觉得仿佛整个天地都暗淡了下来,只剩下一尊旷古凶魔在那肆虐,仿佛要毁天灭地一般,对望一眼都是情不自禁有些害怕,一边吩咐周遭卫兵不要反抗,然后快马加鞭赶去皇宫。

不一会,大庆国现任国王连忙带着数目可怜的文武百官出迎,亲眼一见顿时大为心惊肉跳,盖因莫煌散发出来的威势太凶猛了一些。

“不知前辈驾临,有失远迎,万望赎罪,不知前辈召见有何能效劳的,大庆国能办得到的绝无二话。”

莫煌一眼扫过去,大庆国主长的五三大粗的,看起来感觉像是杀猪的屠夫更胜过国王,但莫煌的目光焦点倒没有在大庆国主上多做停留,而是将目光放到他的背后,一个方口阔鼻,容貌颇为英武的年轻人身上,莫煌一看之下就知道这就是自己要找的未来大庆武帝,盖因其身上源自于大烂陀寺的武功修为特征是如此的明显。

大庆国主的\

u4fee为居于场中之冠,有四品修为,而未来的大庆武帝,此时的大庆皇子也还算可以,有二品修为,至于其他人莫煌就懒得去看了,弱到就算全部一起上莫煌都可以一口气吹死全部。

小国寡民,贫瘠落后,自然出不了什么高手,就连袁晨天这种三品中阶的水货那纳为国之重臣,军中肱骨就可见一斑了,所以才有自信如此张狂行事

大庆国主的姿态摆的相当低,不低不行,眼前此獠如此姿态,堪称穷凶极恶四个字的真实写照,摆明就是一副稍有不顺就非要血屠百里的主,加上那完全看不出底细,只知道绝对比自己所见到过的任何一个高手都要强的修为,识时务并不是一件太难的事情。

“口桀口桀,天下战乱至今,生灵涂炭何止百万,前些时日本座夜观天象,发现有帝星自远方而来,将在此处降生发迹,本座不忍世间动荡,特意出山辅助帝星成就无边霸业,给大庆国带来繁华盛景,给世界带来真正的和平,让人间处处充满爱与正义。”

狰狞的笑声,诉说着违和至极的话语,让闻言之人不由得膛目结舌起来。

大庆国主抬起头,嘴角抽搐了两下,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如何把话题接下去,哪怕莫煌大喊着顺我者生逆我者死这等霸气口号,命令大庆国就地臣服大庆国主都还不这么惊讶,反正莫煌看起来就有这样行事的气质。

猛然闪过一个想法,大庆国主暗忖道:“这厮难不成修炼走火入魔已经疯了吧,苦也,以我大庆国的实力,哪里对付得了这种修炼魔功修到疯了的大魔头。”

周遭之人想法大多相同,甚至已经有稍微机敏一些人悄然无声的脚步后移,生怕莫煌下一秒暴起杀戮。

哪怕袁晨天心头都有些打鼓起来,心头不停猜测自己这次的直觉是否失灵了,难道自己那个便宜老师一路上看似正常,其实已经疯的厉害了吗?

“前辈你这是……再开玩笑吗?”

大庆国主有些不确定的说着,但他不知道的是,莫煌一般不开玩笑,扫视众人脸上诸多诡异颜色,莫煌心有定计也懒得多说,跺脚猛喝道:“大庆国主,莫以为本座之话是开玩笑的,天降帝星于大庆国,注定要平定乱世铸造无边霸业,此乃天意,你如敢抗拒天命,休怪本座要替天行道了,为真王之路提前扫平障碍了。”

大庆国主不由得露出这厮果然怀有如此狼子野心的神情,但在那熏天的魔焰袅绕之下,大庆国主连站稳都需要极大的毅力,何来反抗的意志,露出落魄的苦笑说道:“前辈此言一出,晚辈怎敢反抗,只不知前辈所说的帝星真王是何许人等,又需我等如何配合天命呢。”

莫煌随手一指:“你的儿子就是天命真帝,是注定要扫平天下的男人,本座出山就是为了辅助于他,你且速速传位于他,然后静看本座手段便好了。”

一语出,一日之后大庆国立起翻天覆地之变化,现任国主出公告宣布自己即将退位让贤,让皇子继位,然后宣布有一绝世强者将会出任本国国师,总览一切朝政,望广大国民一如既往的支持云云。

当天下午立刻举行继位大典和国师册封大典,与会者寥寥无几,城内凡有些银钞之辈尽数逃离,就连平民都有过半数举家迁离。

大会上,从皇子陡然升级为国王的男人呆若木鸡,一丝身登大宝的喜悦都没有,而从现任国主转职为退休老人的前国主一脸庆幸,带着不忍和怜爱注视了自己儿子最后一眼之后,立刻快马加鞭的带着所有妃子和大量民脂民膏离城而去,对外宣称自己要去传说中的西极桃源村养老去了。

仅仅是一日过后,大庆国就此……易主。

莫煌伫立在城中最高的皇宫51

6塔上,俯视着近乎变成鬼蜮般空无一人的空城,嘴角微微溢出一丝笑意,虽然早已经预想到结果,但亲眼见证之后还是觉得很有趣。

“师尊,徒儿心头有一迷惑始终不得解,望师尊能为徒儿分说一二。”

走上高塔,袁晨天第一眼看见的就是卸下黑夜法衣露出真面目的莫煌。

年轻,清秀,眺望远方,散发着一股宁静的静谧感,完全看不出一丝一日之前魔威盖世,强夺大庆国的嚣狂跋扈。

“你的疑惑为师知晓,讶异为师为何要夺取大庆国,哪怕是一座空城也在所不惜吗?”

莫煌头也不回的说着,然后淡淡低语着:“在为师解答你心头疑惑之前,徒儿你可否回答为师的一个问题,大庆国立国一百二十三年,也算是累世传承,居然于今日轻而易举被谋朝篡位,举国上下无人敢反抗,这是何因?”

不知莫煌所问何意,但袁晨天还是应声回答:“强者为尊为世间真理,师尊魔功盖世,而大庆国虽然立国久矣,但国力一项羸弱,而且时至今日大庆国官吏贪腐,朝政积病难返,民心向背,举国上下找不出愿意为国舍身一战之辈,也找不出一只能战之军,一日换天,便是此因。”

“是的,强者为尊,强者可决定一切,可主宰一切,可倾覆一切,这就是这个世界的真理,不可动摇的天道,千百年来,这个世界就是如此运转着……但是,你认为这一切真的是理所当然的吗,是必然正确的吗,是合理的吗?”

莫煌回首望着袁晨天,眼神带着一抹肃然,袁晨天不明所以,莫煌淡淡一笑,却是不理,而是继续眺望远方,呢喃自语,如对着整方天地倾诉一般。

“这是不合理的,也是错误的,是压制这个世界向上发展的原罪枷锁,是导致世界迈入毁灭的最初诱因,不断涌现的强者,不断倾覆破灭,不受制约的阶级压迫一切,畸形的发展,最终导致文明程度的糜烂,人道不昌,纵有亘古悠久的历史,却依旧渐渐沉沦,文明水准日渐低落,这一切,都是不受制约的强者阶级对这个世界犯下的罪孽啊。”

莫煌所说的是后世历史学者对神武界的文明发展的论述和评点,一个畸形的世界,这就是神武界最真实的描述,纵有强者可炼制起死回生的神丹妙药,却没有可供普罗大众治病疗伤的最基础的草药学,纵有强者可驾驭诸般机关术法宝飞天遁地,

甚至在古代还制造出可以堪比宇宙战舰的机关术飞空战堡,进而远征地下界和幽冥界,但普通民众的生活水准依旧处于和青铜时代无二,过着最落后的生活。

纵有强者以无上智慧揣摩天道,创造出诸如生死逆轮这种可以扭转生死,让人复活的逆天技术,但整个世界连水车都没有发明,农民依旧过着单田畜耕,甚至连什么是轮耕制是什么都不知道。

如此林林种种,道尽了神武界的畸形,但就是在这种情况却没有一个强者将眼光放到普通人的社会间,也没有一个普通人试图发此奇想,唯一的念头就是追求更好的修炼功法,更好的资源,以求自身成为强者一员。

神武界的高等强者一个个猛的可以跟地球的核子武器相比,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,但在地球上就算是三岁小孩都知道,核武器拥有最大威慑力和最大威能的时候,永远是它还在发射架上待命的时候,而不是射出爆炸的那时候。

而在神武界,这般核子大战般的强者对轰时常有发生,一个核爆连连的世界,能有文明程度可言才是怪事了。

诉说着神武界的文明弊端,莫煌眼神寂寥,似已经穿透了神武界的未来:“长此以往,这个世界没有任何未来可言,古之初代大天魔劫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,\

1a9f

u7eb5然事出有因,但却因为一个强者的野心导致了整个世界文明的大规模毁灭断绝,已经足以诉说不受制约的强者阶级有多可怕了,虽然初代大天魔之后再无这般猛者,但次一级的强者之灾古往今来可曾少过,一次又一次的毁灭,这个世界的文明还能承受几次?”

深深的叹息一声,莫煌魔气骤然爆发,前所未有的滂湃魔威喧嚣升腾,甚至隐隐让天地为之暗淡昏沉,道道阴风汇集而来,衬托着莫煌的话语远远飘传出去:

“我降临此界,便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而来,我愿立下大宏愿,愿我踏足之处纷争不起,愿我言所致之处充满宁静,愿我所见之处众生超脱彼岸,我来为天地立心,我来为生灵立命,我来为世界开万世太平,此誓天地共鉴之。”

听着莫煌的呐喊,袁晨天不由得虎躯一震,再震,震个不停,抬起头凝视着莫煌的背影,眼神露出复杂的光芒。

这厮绝对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,走火入魔走到智商都错乱了,哪会有人以如此穷凶极恶的魔头之姿说出如此伟光正的宣誓来,心头如此感叹着,袁沙源却为了直到此刻都依旧显示为上上大吉的直觉感到迷惑不已。

第一时间更新《我爹是吸血鬼》最新章节。

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+

孽吻电视剧国语在线观看12

幻龙独舞

糯米情人

蜀三郎

陌殇,邪妃倾天下

苏御坂

墨墨,抱一下

喝个小酒

阴阳乾坤颠

H原子

似是故人来袁隆平

晓风残页
用户评论
友情链接